苍火坠

破道之三十三!

点梗还债(租房客)

实习划水到困死……

忘记 @da舒 了......我是真的困die

 

 

“谁大清早的来敲门!”

波西米亚哈欠聊天,在被子团里使劲扑腾几下,费劲地捋了一把炸起的金毛,行尸走肉般拖着脚去开门。

“波西米亚,该交房租了。”

门口,林三酒抱着文件夹冲她亲切的微笑。

波西米亚怔怔地看了她一眼,啪的一下关上了门。她游魂似的飘回床上,闭着眼睛喃喃。

“做噩梦了……”

 

林三酒锲而不舍地砸了十分钟的门,终于成功从床上撕下了波西米亚。

“你这么早叫你妈起床干什么!”波西米亚盘腿坐在床上,垂着头向她比了个中指。

林三酒把写着11:00的手表怼到她眼皮子底下:“快起来,我有事情要说。其他人都在餐厅了。”

她们俩一前一后的下了楼。波西米亚看见桌子旁边坐着好几个人,她跟他们作息不同,平时也不怎么说话,不过她半夜起来翻林三酒零食的时候经常撞见那个胡子拉碴的男人偷倒林三酒的红酒,两人在无形中滋生了无言的默契。

波西米亚走过去寻了个空座,林三酒把两片烤好的吐司推到她面前。

“我叫大家来是有一件事情要说。”林三酒严肃地说,“坐在这里的,都是欠了我整整三个月房租的朋友。”

一干人齐齐一震,不由自主地把椅子往外挪了挪,更有甚者悄悄地反手搭上椅背,随时准备逃跑。

“三天内付清。”

“or get out.”

“我说到做到。”

林三酒呲出了炫白笑容。

 

林三酒走了之后,餐厅陷入了长久的静默。每个人的脸色都青白交加,与桌上的绿叶百合遥相呼应。

“这样不行。”终于有个人开腔了,“我这个月的钱还没赚多少呢!”

波西米亚打量了一下那个人,是一个满身刺青的青年,面颊上的狼头因为他悲凉的表情硬生生扭曲成了哈士奇。

“兄弟,干啥的呀?混社会的?”他邻座的东北大汉拍了拍他的椅背。

“我不是,我没有,你可别瞎说!”青年一脸惊恐,“我是个根红苗正的机械师!平时就喜欢抓抓娃娃,从来不干违法的事儿!”

餐厅又一次陷入了静默之中。

“这样真的不行。”终于有一位勇士打破了死寂,“我们为什么会拖三个月?还不是因为钱都花光了!林三酒忽然让我们交房租未免也太强人所难了!”

这话要怎么接?!

“咳,那个,我们还是来讨论一下怎么办吧?”有个清秀的青年扣扣桌板,“住在这儿这么久还一直不认识大家,我叫木辛,是个游泳教练。”

一圈自我介绍下来,波西米亚才知道那个酒鬼叫清久留,是个演员,刺青小哥叫余渊。这个名字让她咕嘟咽了一口口水,连忙抓过烤吐司拼命咀嚼。

清久留半个身子倒在桌上,抓了抓胡子开口:“我觉得这个问题还挺容易的呀,毕竟我之前都是这么过来的。”

“林三酒这个人最大的特点是什么?”

“心软婆妈!”波西米亚抢答。

“bingo.”清久留直起身打了个响指。“只要我们跪下来哭着抱她的大腿,她就不会忍心把我们赶出去的。”

“……”

“……这样也太……”

清久留瞪起眼来:“你们还在坚持那可笑的自尊吗!看清现实吧!不这么干连天桥底下都没得睡了!难道你们还能忽然发财?”

“这段时间就是要讨好她!”

他掷地有声的扔出这句话。

餐厅里的人面面相觑。

 

林三酒早上起来的时候就觉得不太对劲,右眼皮一直在欢快的蹦跶,洗脸的时候头昏脑涨地把牙膏当成了洗面奶,享受了一把透心凉心飞扬。

她摁着眼皮打开房门,惊悚地看见面前堆着山一样的娃娃。从小猪佩奇到旅行青蛙,从史努比到史迪仔,种类丰富,应有尽有。

林三酒怀疑自己是没睡醒,可是脸上还残留着牙膏热辣辣的感觉。就在她走过去想仔细观察的时候,娃娃山开始颤抖、歪斜、轰然垮塌,从里面钻出一个寸头来。

 “surprise!”

余渊说。

 “你挡着路了,记得挪开点。”

林三酒说。

 “诶诶诶等一下!”余渊一把握住她的双手。

“这是我掏空了全城一半的娃娃机掏出来的娃娃!你不是一直说自己从来抓不到吗?我抓来送给你!”

“你怕不是抢了人家员工的娃娃机钥匙?”

“没有!怎么可能!”

 “这怎么看都不是一个正常人能抓出来的量吧。你收拾一下……”林三酒看着余渊的眼睛还是没忍心拒绝,“……放在储藏室里吧。”

“嘿嘿嘿好。”余渊顶着一脸快乐幸福蹲下去开始收拾。

 

林三酒疑惑的走下楼梯,发觉餐桌上已经摆了早餐,香气四溢。

“今天是什么好日子呀?”她惊讶的笑了,抓起一根油条就啃。

从厨房里娉娉婷婷地走出一个穿着女仆装的小个子,左手端着个蛋饼,右手拿着番茄酱。她把蛋饼放在桌上,冲林三酒甜甜笑:“主人,您想要画个什么图案呢?”

林三酒手里的油条掉了。

“你是谁啊!谁这么变态把你叫来的!”

“是我啦。”小个子摆弄了一下卷发,“仔细看看?”

林三酒从那张脸上看出了熟悉的影子。

“是卢泽啊。”

她安静了一瞬。

“你整天不学好,学着穿女装?你可真是长进了啊!玛瑟呢?!”

玛瑟穿着同款式的女仆装从厨房探出头来:“叫我?”

……

“卢泽还是个高中生,你就这么教育他的?”

“什么,我没教育他啊!”玛瑟大呼冤枉,“这些衣服和化妆品都是卢泽自己买的,还贵得要命把钱都花光了……”她越说越小声。

“诶嘿嘿嘿嘿,小酒,你不觉得这样吃早饭很快乐吗,就跟女仆咖啡厅一样!”卢泽摸着头傻笑。

我看是扶她咖啡厅。林三酒腹诽。

接下来的时间里,林三酒遭遇了很多她之前从来没有预料到的事情,比如看电视的时候,波西米亚忽然把自己手里的冰淇凌桶塞进林三酒手里,不管自己在吃什么零食都勉勉强强地掰下半块送给她,连口香糖她都能掰成两块。林三酒拿不可思议的眼神看她,内里隐隐藏着吾儿长大了的欣慰,果然惹得波西米亚开始烦躁,可这次她居然没抄起抱枕揍林三酒,让林三酒十分不解。再比如午饭是薛衾做的,衣服是刺图洗的,连龙二路过她身旁,都送了她一个微笑。

……虽然这个微笑似乎抽干了他所有的体力。

吃晚饭的时候,盯着桌上的满汉全席,林三酒终于忍不住了。

她知道这些人今天费尽心力的讨好她是为了什么。其实住了这么长时间,她早就把他们当成是自己的朋友了。朋友有难,不就得两肋插刀么!提供住的地方怎么了!

“我说你们真的一点钱都没有?分期付款我也可以考虑一下。”

“真的。”一桌子人齐刷刷点头。

“唉……那算了。”林三酒把头栽到碗里,模糊不清地嘟囔,“那就下个月吧……”

 

 

小剧场一:

没下来吃晚饭的木辛坐在房间里,终于下定了决心。

他不懂为什么大家都能轻易地拉下脸,反正他是不行!他的尊严怎么能随便的被别人践踏!他就算冻死在天桥下,也不会去讨好林三酒的!

木辛收拾了一下东西,准备从公寓里搬走。

他打开大门,门外站着一个人,正举起手来做敲门状。见门忽然开了,那个人似乎被吓了一跳,随即露出了抱歉而礼貌的微笑。一头长发披在肩上,优雅又清俊。

木辛觉得他的心被射中了。

他小心翼翼地开口:“你是……”

“礼包!快进来!给你留了一杯四季玛奇朵。”林三酒趿拉着拖鞋从楼上下来,一眼看见杵在门口的木辛。

“木辛你站在大门口干嘛?”

“我,我吹个风!”木辛口不择言,只顾着把旅行包藏在身后。“这是?”

“啊,这是季山青,你叫他礼包也行。”林三酒说。季山青也向他微笑:“你好。”

他们两个进了客厅,木辛默默地转身,把门关上了。

不追到季山青小姐,我是不会搬走的!

真香。他暗暗想。

 

小剧场二:

清久留的经验之谈:

第一步:洗澡,刮胡子,换衣服

第二步:找到林三酒

第三步:扑上去抱住她的大腿

第四步:哭(最重要)声泪俱下,描述自己生活的不易,最好流露出厌世情绪

第五步:别让她挣脱,一旦被挣脱,将会面临被踹到走廊对面的下场

注意:

  1. 她答应之后不能一秒收工,不然也会被揍死。

  2. 不能次次见效,该给的房租还是得给一小部分。

  3. 不能让她发现你还偷过她的酒。

 

TBC

 

点梗还债(云酒(正经))

不用外链的我还是太天真,气到暴毙

终于可以 @白璐为霜 了......也不知道昨天晚上屏了那么多次是不是都会收到@信息(

对不起,我错了,不该驴你,以后也请相信我的信誉,文笔什么的就不用相信了

第一次写,果然还是肾虚(猛男落泪.jpg

链接见评论

点梗还债(云酒肉(沙雕))

 @白璐为霜 点的云酒肉!

说实在的我真的有点不敢圈……

这是一篇云吃酒肉的故事,天雷滚滚,事先预警

故事背景见《贫僧唐三酒》

 

 

 

林三酒和白龙苗走在浓密的森林深处。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周围的雾气越来越多,一团团地遮蔽了前方的道路。虬曲的枝干张牙舞爪,深绿树丛密不透风,伴随着前方传来的呼救声,越发显得阴森可怖。

林三酒凝神细听了一会,往某个方向寻过去,果然看见一个少女跌坐在地上呜呜哭泣。她叹了口气,自己虽然没有火眼金睛,但这深山老林的,这少女不是妖怪还能是什么?

果不其然,那女子抬起一张姣好的面容,凄凄切切地说:“长老,小女子是这山上猎户之女,自从父亲去后,独自一人深感寂寞。能否请长老割爱相让这只小猫?也好与我做个伴。”

林三酒一个头两个大。胡苗苗的受人尊敬体质居然变成了人见人爱,一个两个地都要来抢它,自己这块唐僧肉反倒是无人问津。她转眼一看,那少女的手已经情不自禁地抚上了小猫的毛,眼里也露出奇异的光芒,林三酒一个激灵,抢上去一刀划开了少女的咽喉。

少女的身体软软的滑倒在地上,这次换白龙苗眼中发光了。它一个箭步扑上去,嗅了嗅尸体的脸。

“一股木头味。”小猫皱了皱鼻子,大失所望。

林三酒倒是没怎么放在心上,“没准是树精吧,这儿怎么可能有真血真肉给你研究。”

白龙苗忽然生气了。它愤怒地挥着肉掌说,“你当初说跟着你就有无尽的小鱼干,现在不说没有鱼干,连尸干也没了!我不要你了,我自己去找。”说完,它三两下窜进了树丛。

林三酒欸了一声,十分的摸不着头脑。她有心要去寻猫,但面前的浓雾又开始聚拢,只能硬着头皮往下走。

走了一段路之后,林三酒看见了一个巨大的山洞,洞外的乱石堆顶上,有个人翘着腿四平八稳地坐在那里,好像自己屁股底下不是硌得慌的砖块,愣是造出了一副君临天下的气势,他的目光阴沉沉的堆在林三酒的头顶,像是要把她瞪进地里。

林三酒眨了眨眼,不知该目不斜视地走过去,还是该目不斜视地转身就走,她犹豫的时间太长,长到那个人都忍不住换了条腿架着,才开口说:“没想到是你啊……人,人偶师?”

“哼。”人偶师从岩石堆上跳下来,露出了讥讽的笑容,“怎么样,唐僧?我费尽心机地把你的帮手引开,终于让我抓到你了。”

感情之前那个娇滴滴的小姑娘也是你么!林三酒内心如万马奔腾,面上却不得不挤出一丝笑容:“那个,我真有急事,我们俩都这么深的交情了,让我走吧?”

“谁跟你有交情。”人偶师又是一笑,手中一张一合,无数条傀儡线把林三酒从头到尾包了个严实。

林三酒昏迷过去最后一个念头:人偶师到底是白骨精还是蜘蛛精?



林三酒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绑着吊在洞顶。

人偶师手里拿着一卷书,抬头看了一眼林三酒,面无表情地说:“醒了?来挑一个喜欢的做法。”

什么做法?为什么要我喜欢的?

人偶师没等她问出口,就径直看着书读了下去:“一、炖。收拾干净,斩成块;锅中放入适量清水,大火烧开至变色后捞出。山药去皮洗净切成滚刀切后泡入水中;胡萝卜洗净去皮也切成滚刀块;西兰花扳成小朵,洗净沥干待用;胡椒用擀面杖或刀柄敲碎成粗粒。下入山药、胡萝卜、姜片、胡椒,中火将其烧开,盖上锅盖,小火煲约1.5个小时。下入蛋饺,煮约8分钟;西兰花放入沸水中焯烫约10秒后捞出沥干,放入汤中,开盖煮约半分钟,下入葱结与适量的盐后,即可出锅。”

“哦这个不错,多喝汤还能保持身体健康,只是我不太爱吃西兰花。”

“行,那就不放。”

林三酒打了个寒噤,心中的疑惑愈发浓厚。

“二、烤。 放柠檬汁1.5汤匙、蜜糖1.5汤匙和生抽1.5汤匙放在小碗里作为刷皮汁,搅拌均匀;用盐0.5茶匙和五香粉1茶匙混合后用手抹一遍内腔,涂一层刷皮汁在表皮,自然干,干后再刷,再干再刷,刷三至四次;烤熟后,拿姜1块去皮拍扁剁碎,把葱1棵剁碎,放入碗里,倒入热油约3汤匙,加麻油1茶匙和精盐1茶匙,搅拌均匀即可做蘸料。”

“妈耶,这个听起来就很好吃啊……”

人偶师意味不明的笑了笑。

“三、叫化。去毛,去内脏、洗净。加酱油、黄酒、盐,腌制1小时取出,将丁香、八角碾成细末,加入玉果末和匀,擦于表皮; 将锅放在大火上,内加入猪油烧至五成热,放入葱花、姜爆香,然后将辅料中的鸡丁、瘦猪肉、虾仁、熟火腿丁、香菇丁分别到入锅中炒熟,出锅后,放凉备用;两腋各放一颗丁香夹住,再用猪网油紧包,用荷叶包一层,再用玻璃纸包上一层,外面再包一层荷叶,然后用细麻绳扎牢; 将酒坛泥碾成粉末,加清水调和,平摊在湿布上,再将捆好的鸡放在泥的中间,将湿布四角拎起将鸡紧包,使泥紧紧粘牢,再去掉湿布,用包装纸包裹;烤好之后,敲掉泥,解去绳子,揭去荷叶、玻璃纸,淋上香油即可。 另可备香油、葱白、甜面酱供蘸食。此菜皮色金黄橙亮,肉质鲜嫩酥软,香味浓郁,原汁原味,营养丰富,风味独特。”

“说真的,我有点饿了。”林三酒正色说。

“我也是。”人偶师的眼神在她身上扫来扫去,像打量一块死猪肉。

林三酒忽然反应过来:“我靠,你要吃我的肉?!”

“不然呢?我刚才读了这么多母鸡的做法,你才反应过来吗?”人偶师眯了眯眼,“要不一半炖汤一半红烧吧。”

“住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点梗

明人不说暗话(
48fo点梗(这个数字没有特殊含义,只是考试考完了有时间写了
无cp行,有cp也行,冷cp也很有趣!
当然沙雕图也行……只要能做得出
占tag致歉

请一定点!我尽我所能写!只要不嫌弃我……

明明是期末周,更新的速度为什么这么快???
p1是赞美尾巴的成果
p2是互相伤害的结果 @da舒 (手动微笑

怕不是要变成一个沙雕图堆放中心了……


这玩意儿真的有效!!!亲测!!!萝卜真的显灵了!

希望智商和人际关系也能像礼包和人偶师那样(抱头逃窜

办公室恋情之聊天体(续)

上次有舒舒的脚本写的贼顺
这次超前更新,感觉好尬
顺手_@da舒 考完试就快更新!催更小队虎视眈眈

http://t.cn/RB0ZXrk
一句话木包预警

贫僧唐三酒(2)

#看我在ddl的边界表演一个反复横跳

最近真的是吃粮吃到撑,这就是天堂吧......

 

 

林三酒怔怔的眨了好几下眼,确定自己是看到了兔子。不说别的,这身宛若穿越似的哥特式装扮,她也只在兔子身上看见过。

“你看个毛线?!”兔子忽然蹦跶起来,冲她呲牙咧嘴。

差点忘了,我这是在西游记呢。林三酒一拍脑袋。不过这个世界的兔子也是如此暴躁活泼,她甚是欣慰。

“请恕贫僧失礼,殿下膝上的兔子实在太可爱了。”林三酒装模作样地合掌。

王后笑着摸了摸兔子的脑袋,换来一长串骂骂咧咧,“让贵客见笑了。”

这王后倒是没见过呢。林三酒偷眼觑了一下坐在旁边一言不发的国王,顿时有一种窒息的感觉。

海、海天青……说实话,这一身的珠光宝气真的不适合他……她从来没见过这么壮实的国王……

“我才不是那种普通的兔子!要叫我王子殿下,懂么乡巴佬!”兔子蹦跶到她跟前,从鼻孔里喷出两股气。“咦,这是什么……”

“这是贫僧的同伴,白、白龙苗。”林三酒磕绊了一下,把小猫从肩膀上揪下来放在地上。

王子愣愣地盯着白龙苗,不知是不是林三酒的错觉,她感觉它的眼神发着光。

兔子忽然回身跑回皇后腿上,大声说,“母后,我要娶这只猫!”

林三酒:???

白龙苗:???

一人一猫懵逼地看着王子挥洒它的文采:“第一眼看到她,我就觉得整个世界都黑暗了,只有她发着光,母后,你懂吗?她就是我的光明啊!”

“我自然懂。”王后一脸温柔而不胜娇羞地朝海天青瞥了一眼,可惜海天青岿然不动。“我家宝贝终于开窍了,母后自然要替你办妥。高僧,可否割爱?我天竺必有重谢!”

林三酒感觉头顶天雷滚滚。感情是唐僧娶不了公主,就得让白龙马嫁给王子?剧情替换的如此严谨又扯淡,让她一时想破戒骂人。

既然是这么严谨的剧情,那么真假王子的桥段也一定会出现。也就是说……林三酒的眼神在王子身上凝了凝——这是假的?

如果一定要走完剧情的话,只能牺牲一下了!

王后见她久久不语,便有些着急地向国王使了好几个眼色,可惜如泥牛入海。她只能轻咳一声,开口劝说,“高僧放心,我们不会亏待小猫的……”

“好啊,拿去吧,我没意见。”林三酒干脆利落地说,“为了它的幸福,我甘愿忍受孤独。”

白龙苗瞬间怒了,它一个猛扑嘶咬起林三酒的裤腿,“我们的友谊呢!你就这样把我卖了!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取完经后,我会来看你的。”林三酒毫无良心的说。

 

好不容易摆脱了小猫泪眼朦胧的控诉,林三酒甩甩袖子,把它交给了王后,临走时总算良心发现地悄悄传音了一句话:“我会回来救你的!别挠人家王后头发了!”

她脚步轻快地走出了皇宫,期间又遭到了一大帮兔子的骚扰,中间不乏“我们王子帅吧!”“好想嫁给他可是被拒绝了”等等言论,吵得林三酒脑子里全是浆糊。

接下来,该去找那个真王子了。林三酒敲敲额头,脚下转了个方向,往城外走去。

凭着直觉,她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地找到了王子栖身的小庙。林三酒本来想翻墙进去找兔子,但是转念一想,唐僧进寺庙居然还要翻墙么!她干脆地推开门大摇大摆进去了。

庙里很冷清,香火气也不浓厚,只有一个年轻的僧人在低头洒扫佛堂。听到林三酒的脚步声,他抬起头望了她一眼,见是佛门中人,脸上带点笑,冲她遥遥一礼。

看见这张胡常在的脸,林三酒已经麻木了。她甚至还有心力做戏做全套,从胡常在手里接过香,恭敬地礼佛之后,她才开口解释自己的来意:“小师傅,最近寺里有发生什么事吗?”

胡常在微微睁大了眼,双手合十道:“出家人不打诳语。如长老所说,寺里是出了点事……莫非您是来帮小僧解决此事的?”

“正是正是。”林三酒从来没见过这样画风的胡常在,肚子里哈哈大笑,脸绷得都快抽筋了。

“请随我来。”

 

兔子翘着二郎腿,嘴里叼了一根胡萝卜,躺在草窝里哼小曲。

进门的两个人交换了一个眼神,胡常在表情沉重的说:“长老,这就是本国的王子殿下,不知为何到了本寺。而且奇怪的是,宫里似乎还有一位王子。”

“此事我已知晓。”林三酒说,“我刚从宫中出来,见到了一只一模一样的兔子。不过小师傅,你是怎么知道这位是真的王子呢?”

“嗨,我这人有个麻烦的地方。”胡常在羞涩的挠了挠头,“我能一眼看出别人是不是在说谎。”

嗯……嗯???你的进化能力还能多世界通用???这才是“出家人不打诳语”的正确用法吗?

“所以我一听就知道这只是真的了。”

兔子懒洋洋的说:“我是王子。”

“真话。”胡常在眉毛都没动一下。

你们俩这种儿戏一样的判定方式,一般人还真理解不了……

 

图文有点不符
但我还是要说
作者就可以为所欲为吗!
给我把卢泽的便当吐出来啊!!!
看末日都没有这样流过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