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火坠

破道之三十三!

远行客(1)


日暮迟迟,夜晚正一点点的降临这个城镇。

郊外,有三个人就着最后一点晚霞飞快地奔跑,一骑绝尘,头也不回。

“快快快!天擦黑了!”清久留小声的催促。他把季山青往背上托了托,不忘瞪一眼林三酒。

林三酒背个月白包袱,闻言一撇嘴,“别催了,这是你第十次说这话了,不嫌累啊。”

“这事儿怪谁!”清久留大怒。

 

晌午时分,林三酒不识好歹的劫了以心狠手辣震慑江湖的人偶师的车。

清久留抖着嘴皮子向她解释:“相传人偶师此人,有恩必报,有仇更报。他曾经追杀一个毁了他人偶的少侠,追出十余个镇,终于在某座山上报了仇。那山到现在还寸草不生呢。”

“那,那怎么办,我我我,我还把他吊起来了……”林三酒的嘴皮子也开始颤抖。她见对面山头的火还有向这边延伸过来的势头,越发慌了。

她冲进屋里打包了些自己和弟弟的衣物,把秘籍,身份文牒和虎口夺食的十两银子一股脑儿塞进包裹,三下五除二的整理好屋子准备脚底抹油。一出门,看见邻居挎着个小包眼巴巴的看着她。

“我要走了,咱们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林三酒敷衍的说着,手上行云流水的锁着屋门。

清久留一听急了,慌忙把自己的小包往林三酒的怀里塞,“诶诶诶别介别介,咱们这缘分还没到头呢!到城里过好日子去就忘了和你共患难的清哥哥了?”

林三酒被他噎的一个踉跄,浑身的鸡皮疙瘩都叫嚣着起立。她嫌恶的抖了抖:“别贫了。”又转眼牢牢盯住清久留问:“你要跟我俩一起走?你想好了?”

“想好了想好了!”清久留扯出他平日借钱的那副模样,靠着木门吊儿郎当地说:“留在这儿被人偶师抓住,非逼着我说你去哪儿了,我说了没命,不说也没命,还不如跟着你们走呢。再说季山青那小子也亲我,不会让你难做的。”

“你明明不用带着我们这两个累赘跑路的……”林三酒低声念叨了一句,直起身来拍拍清久留的肩,“走吧,接了阿青我们就下山。”

 

季山青在山腰的学堂上学,见了姐姐大包小包满身灰土的疾冲过来,一时吃惊不小。但他毕竟懂事,还记得给先生告了个假才跑出来见林三酒。

“姐,你怎么这个点来了?还有半个时辰才放课。”季山青皱着眉头抹了抹林三酒脸上的灰尘,一转眼看见旁边两手空空的清久留,眉头更是夹得死苍蝇,“你干嘛跟着我姐?男子汉大丈夫的,包袱还都要我姐背,不害臊!不对啊姐你背包袱来干嘛……”

“别唠叨了祖宗诶!你姐摊上事了,快走吧!”清久留一把把季山青抄起来,和林三酒对视一眼,便朝山下飞奔。

 

逃跑的过程并不是一帆风顺的。

季山青之前一直不太清楚林三酒在做什么养活他们俩,他也明白,就算问了姐姐,姐姐也不肯直截了当的告诉他,但是看着姐姐每天全须全尾,开开心心的回家来,他也就放心了。

但今天不对劲,很不对劲!姐姐脸上有灰,衣服上也有灰,看她跑的样子,腰好像有点不灵便,她背上这个包袱的大小跟下山买菜游玩的时候完全不同!再加上刚才清久留说的“摊上事了”......他的神情从惊慌转为严肃。

林三酒一直偷眼觑她这个弟弟,一看见这个表情就知道,今天这事是瞒不过去了。她叹了口气,从头到尾的给他捋了捋。

季山青沉默了很长时间。

林三酒埋头赶路,心里七上八下个不停,左脚老踩到裤腿滑个趔趄。

“小子,我知道你就是有点生气,气你姐啥都不告诉你是吧?说出来就好了嘛,你看你姐心神不宁的都快滚下山了。”清久留拍拍季山青的背说。

季山青没说话,忽然一巴掌扇上清久留的后背:“你快把我勒死了!不会抱,背也行啊!”

“你这浑小子!信不信我把你扔下去!”

 

林中鸟受惊,扑棱棱的飞起。

日头一寸寸往西方坠。

北边山上,浓烟滚滚,惊惶的呼叫盖过了树枝燃烧的哔啵脆响。

离碧落山五十余里的县城平静如死水,暗流开始缓缓涌动。

 

“先生当真?那贵人定会在明日卯时进城?”

“不错。明日卯时,阁下定会时来运转。”

那求卦的人一身文士打扮,面色憔悴,闻此言大喜,“这可真是上天保佑!先生,卯时进城之人近百,我又怎知是哪一位?”

“这个不难。”算命先生眨了眨眼,手微微弹动了几下,“女子,三人一行,自东而来,风尘仆仆,面有忧色,如此可好找的多了?”

“多谢先生,多谢先生!”那人竟几欲落泪,站起身向算命者深深一揖。


这篇其实是曾经说过没有没有的《土匪林三酒》的后续

以前感觉写文有点枯燥,但是有了阿舒就完全不一样了!

吹爆 @da舒 !人超好,画画好看,文写的好,是仙女没错了!而且喜欢的点都一模一样,光速去世......


评论(8)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