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火坠

破道之三十三!

【粮仓群活动第三弹】击鼓传……同人!

什么原来前面剧情这么丰富的吗……我拿到图只能看得出796被揍然后……
哈哈哈哈哈逐渐偏离主线796c位出道,我怕不是个黑粉看到这场景觉得贼激动(((

末日沙雕餐厅宣传部:

欢迎来到击鼓传同人副本!


本副本规则与大家熟悉的击鼓传话大致相同,按照文-画-文-画……的顺序进行!


是的,在第二弹活动还未截止的时候,第三弹已经悄无声息地展开了,至今参与者都还没有看到过别人的作品,只有本副本主持人悄咪咪看到了所有人的作品嘻嘻嘻。所以无论是看客也好参与者也好,这是你们第一次完整看到所有人的棒。




Without further ado,此处应有鼓点——咚咚咚咚咚——


请大家收看,来自虽然前两弹活动都咕咕咕的勤劳文手 @白璐为霜 的第一棒!



     “这样可以吗?”


     “差点感觉。”


     “我觉得没问题,小酒穿这个很棒啊。”


     “斯巴安,我觉得你所谓的感觉和我们的不大一样。”


     “但是确实挺好看的,清久留眼光不错。”


     “吃饭的家伙不能丢嘛。”


     “还行。”


     “黑泽忌都这么说了,你就穿这个吧。”


     余渊一锤定音,帮自己的好友林三酒定下了明天去相亲的穿着打扮。


     林三酒扯了扯领子,有点紧张的吐出一口气。叫一堆大男人来帮忙参考相亲的打扮确实有点奇怪,可她一个退役的雇佣兵能有什么女性朋友,只能庆幸清久留洗白后进军了娱乐圈,而斯巴安在女性方面一向审美颇高。


     不过这个衣服。。。


     “是不是露的有点多?”林三酒再次扯了扯领子,这是件v领的黑色亚麻上衣,质地柔软轻薄,在腰部打了个结。露出大片蜂蜜色的皮肤和形状精巧的锁骨。


     林三酒还在干雇佣兵这一行时常穿黑色的背心,那时候天天和一群大老爷们混一起也没有不自在,但穿着这件衣服却莫名的有些尴尬。


     是因为要去见的人是相亲对象吗?林三酒暗自想着。


     “不会啊,很好看。”斯巴安对她笑了笑,顺手帮她把扯歪了的腰带重新系了一遍。“很适合你。 ”


     “就这么去吧,只要对方没瞎就不会拒绝你。”


     “可我是要去拒绝他的。。。。。。”


     “咦,你是要去拒绝他的吗?”余渊突然惊奇的问,他刚刚从西方的重要据点回来,只听了一耳朵林三酒要去相亲的事,但并不清楚具体情况。


     “那你为什么这么认真的把我们叫过来挑衣服?”


     “首领说最好不要撕破脸,之后还有一个想谈的合作。。。所以我觉得态度还是要慎重一点的。”


     这个。。。。。。


     在场所有男人都沉默了。


     “那你了解过你的相亲对象吗?我记得这次相亲好像是对方先提出的?”清久留率先打破沉默。


     “哦,我听首领说过几句。”


     “好像是叫人偶师。”


     。。。。。。


     又是一片令人不安的沉默。


     这次是黑泽忌先忍不住了“你们到底还要多久?没事我先走了。”


     其他人一边看向因为太喜欢吃甜食被首领拐回来的组织最强杀手,一边在心里想今天是哪个甜品店做活动。


     “那大家就先散了吧!”林三酒开口“不确定的事我再回去问问首领。”


     “行吧,你自己小心。”/“遇到麻烦的话随时可以叫我哦。”/“走了走了。”


     大家纷纷挥手告别,毕竟都不空闲,要不是“林三酒要去相亲”这个消息过于劲爆,他们也不会这样一窝蜂的聚集起来。


     林三酒也和大家挥挥手,然后拎着配衣服的包包往回走。


     老实说,清久留眼光真的很好。只是稍微搭配了一下,性感又时尚的感觉就出来了。走在街上吸引了不少人的视线。


     这种视线让林三酒觉得不太舒服,就像是手上没装枪的包一样让她不适应。


     而这种不适应的感觉在她推门走进首领房间的时候达到了巅峰。


     组织创立以来最年轻的首领季山青,正满脸严肃,仿佛在进行一场重大实验般的,解开自己的衣服。


     并且每解开一颗扣子,还会发出窒息般的抽气声,同时一脸痛苦的撇过头不看镜子里的自己。仿佛自己脱的不是衣服而是皮肤。


     这种令人窒息的表演在看到林三酒进一步的强化了。季山青有些虚弱的喘着气,两眼一闭就向后倒在了床上。


     曾经作为姐姐扶养首领长大的林三酒“。。。。。。”




TBC.



嗯?为什么是TBC?为什么感觉才开了个头?


看完第一棒的你一定和第一次看完的副本主持人一眼拥有这些疑问吧!副本主持人在此向你揭秘,交棒前后,在白鹿和主持人之间发生的对话——


     主:字数在1k左右就可以了哟!


     鹿:不用结尾的话,一千字很快就能搞定啦!


     主:……击鼓传同人不是同人接龙,你懂我的意思吗


     鹿:超级惊讶.jpg


     鹿:那一千字最多写个段子啊


     主:……好吧那你开个头也行


     (到达1k字以后)


     鹿:到字数了!还有好多东西没写!


     鹿:我是想写沙雕文的!但是还没到沙雕的部分就到字数了……


     鹿:要不就这样吧!其实这个也能算是完了对吧


     主:那就这样吧,先交棒去了!


随后,主持人和白鹿达成共识,白鹿会在之后把这篇写写完,和最后一棒做对比。




接下来,咚咚咚咚咚——


来自由于群内画手太少而写手转职画手的 @筋肉子仙桃 的第二棒!



     舒:我是真的尽力了。


     主:……相亲呢?


     舒:实不相瞒,由于提前看到了鹿鹿的截图,并且知道是黑道pa,就画好了礼包和796线稿,然后懒得改了


     主:你这个搅屎棒!


     舒:搅就搅了!顺带一提其实还有个更瞎几把上色的版本,等下发画手号


     主:你还是去写文吧


     舒:咕咕咕咕咕咕




第三棒文,来自快要开学所以提上第三棒不过现在应该已经开学了的 @梦馨儿! 



     《如此惊喜》


     “我总觉得这样有点不对劲啊……”


     旅客林三酒抱着自己的大包小包,十分尴尬的调整了一下坐姿。


     坐在一旁的季山青很快明白了她哪里不舒服——实际上,出门前她就抗议了好多遍。


     他腼腆一笑,自然地接过了姐姐的行李:“……姐姐穿裙子很漂亮。”


     林三酒如同身上安了炸弹一般坐立不安,她捏住裙角站起来,一时间竟连怎么走路都忘了。扶着季山青伸过来的手,林三酒疲惫地叹了口气——这个惊喜之约可真是让她折腾了好久啊!


     事情要从卢泽的一个电话说起。


     林三酒的朋友虽多,但大多数都随她的性格直来直往,卢泽这个大学时就跟她一起勤工俭学的伙伴更是如此。可是前几天不知怎么了,卢泽突然神神秘秘地叫她赴一个“惊喜之约”,还特意嘱咐她打扮的漂亮一些……


     “到时候你就知道啦!”卢泽信誓旦旦的保证道。


     然而,一向衣品不咋地的林三酒哪会懂得怎么打扮啊!愁来愁去,走投无路的林三酒不好意思的求救自家弟弟:“礼包,如果我想和你一起赴个惊喜之约,你看应该怎么打扮?”


     几个小时后,这个问题得到了圆满解决。季山青甚至连自己穿的礼服都准备好了——当然了,抗议穿裙子的林三酒理所当然的没有看出季山青脸上幸福的笑容。


     一下车,林三酒就远远地望见了在湖边打水漂的卢泽。她拉着季山青飞奔上前,在那人肩上一拍:“卢泽!”那人一转头,三人彼此都吓了一跳。


     “你这脸上怎么……”林三酒望着那一威猛的老虎文身,顿时有点找不着词了。


     卢泽却好似没听到她的问题,神情颇为不自然地望着扎马尾辫的季山青,不知道在发什么愣。


     一边的季山青好像也不大高兴,他恹恹地看向林三酒,却又在对上她目光的那一刻低下了头,悄悄抿了抿嘴。


     感觉气氛不太对的林三酒正打算说两句话救场,忽然从余光中瞥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不会这么巧吧?!


     “你们等我一会儿!”身体比大脑先一步行动的林三酒已经在奔向那人的路上了。还没等她拍肩膀,前面那个抱着饮料杯的高大身影就转身看着她了——黑泽忌练过剑术,五感总比旁人敏锐一些。


     “真是好久不见!”林三酒咧嘴笑了,“没想到今天在这里碰上了!”


     “哦。”黑泽忌应了一声,就又旁若无人的低头咬住了吸管。


     他是不是怪我打扰到他吃东西了?林三酒顿时有点不好意思了。她挠了挠头,问道:“你怎么也在这儿?”


     等了老大一会,黑泽忌才把心思从饮料转移到林三酒身上:“……看枪展,顺便买饮料。”


     这个主次反了吧!


     林三酒也不点破:“这附近有个枪展吗?看来卢泽……等等,你拿把剑去看枪展?!”


     这个问题顿时惹的对方不高兴了:“……我乐意。”还没等林三酒说话,黑泽忌就不耐烦的开了口:“……我走了”


     “诶?!你等等!”


     黑泽忌显然没在意林三酒的话,一眨眼的功夫,人就不见了。


     “姐姐遇到熟人了吗?”季山青清泉一般的嗓音把林三酒的注意力拉了回来。她一转头,才发现卢泽和礼包已经走到了她身后。


     看来是发现有人来了才这么急匆匆的走了啊……这个人,真是……


     “姐姐?”


     林三酒恍然回神,冲着卢泽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你说的惊喜之约,是这里的枪展吧?”


     卢泽先是惊讶,眼中又忽然闪过一丝狡黠。“小酒怎么知道的?”


     “此次枪展是一位外国明星举办的,听说是为了……”


     一行人聊着天走向了枪展举办地。还没等入场,三人就不约而同的停了下来,面面相觑。


     “这……”望着附近密密麻麻如同下饺子般的人群,林三酒不禁吞了吞口水。她这辈子第一次直面追星族的疯狂,还真是有点头皮发麻。


     “安安!我的安安!”


     “老公!老公!我爱你!”


     这恐怕排到太阳落山都进不去吧?!


     还没等林三酒提出异议,卢泽就神秘兮兮的拉住了她,小声道:“别慌,我早有准备。”


     一路挤出了人群,三人像做贼似的轻手轻脚绕到了场馆后方。卢泽熟练地撬开员工休息室的窗户,向林三酒挥了挥手。


     ……有什么地方不对吧?!林三酒瞠目结舌地瞪着这个平时勤勤恳恳的五好少年,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卢泽好像也有点不好意思:“我,就这一次啦……尝试一下做贼的滋味,难道不惊喜吗?大不了我们出去后再原价赔偿……”


     林三酒:“……那你为什么让我穿漂亮点?”


     卢泽(涨红了脸):“我是觉得大家人生中第一次做贼,十分有纪念意义……你看,我还特意在脸上纹了黑社会老虎图案……”


     林三酒&季山青:“……”


     就这样,三个不求财、不逃票、还打算替人修窗户的小贼溜进了枪展会场。


     不知为何,场外吵着要买票的不少,场内游览的人却并不拥挤。林三酒盯着柜中五花八门的枪械,渐渐看入了迷;季山青亦步亦趋的跟在姐姐身后,目光时不时的扫过走在最前面的卢泽;卢泽好像也很喜欢这些枪械,拿着手机摆弄着什么,大概是在拍照。


     走走停停之间,忽然听到前面一阵骚动,游客们也纷纷往那边涌过去。


     林三酒顿时皱起了眉头。


     刚准备前去凑凑热闹,卢泽就伸手拉住了她:“小酒,你这身衣服太过招摇了。那边这么大的骚动,工作人员肯定要去查看,万一有人发现售票时没见过你,我们就暴露了。不如我和你弟弟先去看看,回来再告诉你。如何?”


     一旁的季山青顿时脸色一凛,一道狐疑之色一闪而过,刚准备说点什么,就听到姐姐说道‘行,那你们先去吧。’他眼珠一转,又把到嘴边的话止住了。


     “……姐姐,在我回来以前,你就留在这里,千万不要动。”


     林三酒毫不犹豫的应了。


     等了约莫十分钟左右,卢泽一个人匆匆跑了回来,气喘吁吁道:“小酒,你弟弟怕你在这里玩久了会累,自己先去休息区帮你占座了。他怕你等急了,让我回来告诉你,一会儿参观累了去休息区找他。”


     林三酒心里咯噔一声,忽然发现了什么。她故作镇定:“哦,我明白了。”


     卢泽憨憨地挠了挠头:“小酒,刚刚在那边我看到一个很稀有的枪种。你看……”


     “我自然是要跟你去看看了。”林三酒僵硬的扯出一个笑容,从牙缝里挤出了这几个字。


     一路上,两人都沉默不语。林三酒只感到血液疯狂涌入大脑,心底却一片冰凉。她相信卢泽不会害自己,可是他为什么要撒谎?不管卢泽想做什么,这件事一定是不能让礼包掺和的——既然有不拉礼包下水的机会,她一定会全力保证礼包的安全……


     “卢泽,现在算来,我们大学时候就是好朋友,对吧?”终于,林三酒还是开口打破了这令人生畏的沉默。


     “对啊!当初打工的时候,小酒你还帮了我不少……”卢泽脸上泛起了红晕,“当时我就发誓,我们一定要做一辈子朋友……”


     “好朋友之间不该有欺骗。”林三酒轻声问道,“卢泽,我不怪你。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要骗我来这儿?”


     “他自然是为了你好。”


     林三酒如遭雷击,触电般扭过头来。


     此时的季山青虽然远在另一侧走廊处,却也在同一时间体会到了五雷轰顶的滋味。


     “一直以来,我都用酒精麻痹自己的心灵……”


     “可我麻痹了自己的心,却麻痹不了我对你深沉的爱!”


     英俊的王子眼底饱含着深情,目光灼灼地盯着自己最深爱的人儿,将一条腿跨过柜台,举起了酒瓶:“啊!亲爱的阿青!请你收下我的心吧!”


     听到如此别出心裁的表白,周围的吃瓜群众一片叫好声此起彼伏,甚至不少姑娘们都羡慕起了这故事里的主人公。


     而这真正的女主角——季山青小姐,正一脸微笑的站在柜台边,内心却飘过一片“MMP”


     “清久留……我现在不想跟你谈这些。我不管你抽什么风,请你马上让开。”礼包有些焦躁的在原地踱来踱去,事情已经很明显了!卢泽对姐姐别有所图,他既然能联合到清久留拖住他,那就绝不会让他轻易离开……想到姐姐的处境,礼包心里越发的惊慌了。


     眼看周围看热闹的人群越聚越多,礼包咬了咬牙,决定破釜沉舟——他眼圈一红,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开口道:“久留,我也想长长久久留你在身边啊!本来我不想告诉你,可如今你这样深情,我也不能不说了!”


     清久留一张骑士脸上的深情顿时裂开了,出于职业素养,他很快调整到了最佳状态。周围的吃瓜群众一看有八卦可听,一个个耳朵竖的比兔子还高。


     季山青掏出了手帕,擦干了脸上的泪水:“因为我有心脏病,父母抛弃了我。我自小在孤儿院长大,因为有病,我不能像同龄人一样开心的在操场上奔跑。所以,我的朋友也抛弃了我。我常常在想——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说到激动处,季山青再次热泪盈眶。


     “就在我以为全世界都抛弃了我时,久留你出现了。你告诉我这一切不怪我,你愿意一辈子呵护我!你说,我是多么开心啊!”


     “可是天意弄人,上次你带我回家时,阿姨就找到了我!她说她对不起我,其实,她就是那个狠心抛弃我的母亲!这次再见我,她一眼就认出了我……”


     “我不相信这是真的!可是,即使我们去做了亲子鉴定,结果也是……”季山青泣不成声,“久留!我是你亲姐姐!”


     话音未落,“情绪崩溃”的季山青便冲出了人群,人们纷纷为这个不幸的女人让开了道路,目送她消失在走廊尽头。


     就当人们唏嘘着准备安慰那个“不幸的男人”时,却发现刚刚的王子又瘫在了地上,一脸无所谓的喝了一口酒,笑道:“出师了啊……”


 


END.



人物基本没有变动!除了余渊变卢泽!但这绝不是上一棒画工的功劳,而是第三棒选手作弊与第二棒选手进行了私下沟通!可是即使沟通了还是认错了一个是怎么回事啊你们


而且黑道paro到第三棒就完全没有了!主持人宣布第二棒要背锅!


看完之后,副本主持人找海星求证了一下文中几个未解答的点——


     主:所以,卢泽要对三酒做什么?


     星:实际上是这样的


     星:卢泽前几天去找三酒,结果在门口碰到清久流,用尽心机掏出了三酒谈恋爱的消息,其实是三酒去见斯巴安被发现了,然后卢泽想帮她一把,于是这个惊喜指的是带她见斯巴安(男朋友),没想到礼包也来了


     主:所以都是误会吗?!


     星:嘿嘿嘿对




第四棒,来自当天拿到文当晚画出画神仙效率的 @五刻 !



     刻:我上色太爆炸了,于是我决定维持原样(。


     主:……完成度不够!!上色吧!


     刻:要不先交叭我后续补上?!!!


     主:👌记得补


刻刻这一棒的构图还是很强的,基本呈现了博物馆背景和大多数剧情,除了未上色以外根本没有诟病之处!那么下一棒的看图写作,会是什么样的呢?




第五棒,来自在车站卡了好多天但还是坚持产出的 @御雪霄霜 !




《副本一日游》


  “我们这是,又进副本了?”看着眼前琳琅满目的武器和整齐排列的导购员,林三酒后知后觉的说出这句话。


  清久留送了她一个“我就知道跟着你没好事”的颓废表情。季山青安抚地握住她的手,“姐姐,没事的。”


  “各位客人,欢迎你们来到此次旅游的第一个景点——武器展览馆。请大家自由参观,选购自己心仪的武器。”大喇叭里传来一个女高音,听起来跟末日前的导游很像。


  “这是要让咱们买东西?”林三酒看着每件武器下面的数字,思忖着是要用什么来支付。


  “这个多少钱?一件特殊物品?好,我就要这个了。”耳畔传来清久留的声音,“打包?不用那么麻烦,我把它挂在腰上就好了。”


  “清久留,”林三酒循声望过去,看见对方腰上果然多了两把长刀,不由得问道,“你怎么这么快就买了两把刀?你听明白副本的通关条件了?”


  清久留叼起一根烟,从口袋里拿出打火机。“副本不是说的很清楚嘛,选择自己心仪的武器。反正早晚得买,还不如趁早。剩下的时间我还能抽几支烟,喝几瓶酒。”


  如此有理有据的回答使林三酒目瞪口呆,然而下一秒副本便证实了清久留的做法是极有预见性的。


  “这位美丽的女士,您还没有选到心仪的武器吗?请允许我为您介绍。”一个导购员走到林三酒面前,彬彬有礼地鞠了一躬,随后热情地介绍起一旁的枪支来。那丰富的专业词汇听的机械盲林三酒一愣一愣的。


  “女士,您是对这些枪支不感兴趣吗?”另一个导购员察觉到林三酒眼中的迷茫,非常贴心的向她发出邀请,“不如与我去前面看看其他类型的武器吧。锋利灵活的匕首或许会是不错的选择。”


  不远处,季山青享受到了更加热情的服务。此刻,他坐在宽敞的方型软凳上,一双眼睛写满迷茫。


  “美丽的小姐,我对您一见倾心,请允许我为您献上最珍贵的礼物。”英俊的导购小哥单膝跪地,一只手握住季山青的手,“请您不要说话,屏住呼吸,睁大眼睛。”


  于是,季山青看着他变戏法般从身后拿出一个盒子,小心翼翼地打开,露出了一个闪闪发光的……拳套。


  半个小时后,拎着匕首一脸肉痛的林三酒与戴着拳套的季山青走出了副本,某个不知死活的男人还在一边喝着酒,一边问她们为什么会这么慢。


  “这个副本挺有简单的嘛,很久没遇到过这么安全的副本了。你干什么?别揪我耳朵。痛痛痛……”


  “清久留你就是欠揍,不打你我难受。接下来一个月,我要是再让你看见一滴酒我就不姓林。”


  夕阳之下,只剩下某人狼狗般的哀嚎……




END.



是副本主持人喜闻乐见的角色错乱!突然就少了好多人啊!(舒:好羡慕后面的画手)


凭空出现的拳套!博物馆变身购物副本!诶说起来还蛮原作感的……但是这个三酒好凶!让我们为清久留点一支蜡烛。


那么下一棒画手会怎么呈现呢……




来自很忙但还是努力接棒了的 @迪迦小饼干 的第六棒!



哎呀是偷懒又超级可爱的Q版!


构图透视(?)蜜汁和第四棒刻刻达成一致!这大概就是冥冥之中注定的缘……


基本上小饼干的归纳总结表达能力也无可挑剔了,为小饼干鼓掌,呱唧呱唧。小饼干如此优异的表现,也给下一棒提供了还原上一棒的巨大可能性!




第七棒,来自半条蛇上墙两次这一次交棒花的时间还最长的 @君莫沐雨_笑便橙风 !



     “你们这不知柴米贵的败家子!”


     林三酒像日漫里面对宅男儿子的老妈一样,恨铁不成钢的扯着季山青的胳膊,扭着清久留的耳朵(7:你丫区别对待!)气冲冲的返回了EXODUS。


     “给我坐好!”


     季山青乖乖正坐好,白玉似的小脸仰起来,不等林三酒说话,举手把那双普普通通的拳套献宝一样捧给她,眼睛亮闪闪的,仿佛还是当初那个不谙世事的小礼包。


     “姐姐,”林三酒本来就被他乖巧的样子平复一半怒火,一听这脆生生的呼唤,剩下一半也漏没了,半无奈半宠溺的由着他继续道:“我看了末日前的电影,里面体能训练时都要有这个,就买来试试,姐姐教我好吗?”末了还特别机智的补了一句,“我这个打折的。”


     清久留闻言,差点把嘴里的酒喷出去,这臭小子!


     果然,林三酒刚柔和下来的脸颊马上板起来,一转头,对清久留切换到严父模式,瞪向坐在地上,把那两把天价宝刀和一堆半空不空的酒瓶子一起抱在怀里的清久留。


     “你呢?你就连举个酒瓶子都嫌麻烦,难道也能训练?就算退一百万步,你真的打鸡血发愤图强,又充什么大头蒜买这么贵的刀!我可警告你,一毛都不许少还礼包,不然我天天追着你砸酒烧烟!”


     清久留咕噜几下腮帮子,从纠结蓬乱的好像十年没沾水(不可思议的是,至多三天沙莱斯就会捕获他丢进浴室里彻底清洗一次)的头发下瞥一眼堂而皇之在袍子下比了个V的季山青,瘪瘪嘴,把嘴里的波本咽下去。


     “我肉偿行吗。”


     “……沙莱斯,给我两把菜刀,今晚吃包子。”


     “诶呀想什么呢!”清久留以想象不到的灵活躲过沙莱斯助纣为虐的飞刀,严肃谴责了林三酒的不纯洁,“我的意思是,我能把刀的钱一分不差还他,靠我自己。”


     这话从清久留嘴里说出来,实在是不能让人不多想。季山青想起他和签证官们不得不说的二三事,拉下脸,搂紧了林三酒的胳膊:“我姐可不要你。”


     “都说了不要瞎想。”清久留摇摇晃晃的站起来,用刀当拐杖撑了下身子,“你那个师父,叫……嗯……就那个吃糖比我喝酒还多的,回来了吧?就他就行,晚上喊他去演武场等我。”


     怎么忽然扯上黑泽忌?林三酒和季山青同时疑惑的皱了皱眉。下一秒,见多识广林三酒惊悚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目瞪口呆的看向他。


     同样见多识广的清久留如果看到她这个眼神,肯定会明白她什么意思。但遗憾的是,他已经飘飘忽忽的转身,为晚上的肉偿做准备去了。


     由此导致的一系列惨剧,让EXODUS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养成如果和林三酒传达某个意向,一定要把话掰碎变成说明文,并且要认真确定她到底听没听懂的好习惯。




     晚上,林三酒犹豫再三,敲开了黑泽忌的门。


     “咦,小酒晚上好呀,找阿忌训练吗?”门打开,离之君叼着块曲奇,笑眯眯的问道。


END.



副本主持人有理由相信蛇蛇也把本次活动当作了同人接龙。


不过令人惊喜的是,黑师傅重回战场!啪啪啪啪啪(掌声)时隔两棒,黑师傅也还是能够在此露脸,黑师傅一定是大家的宠儿了!




第八棒,来自同样一天之内就交棒的高产神仙 @HIRUMA-悬停 !



本次绘图选取了身在exodus中的场景,虽然本次对画手的规则是不能写字不能画条漫,但存存同志还是没有按捺住画文字泡的冲动!给下一棒选手很多的发挥空间……


而且本主持人算是知道了,清老师是再也逃不出被揍的魔爪了。




第九棒,是如果本次一定要选人上墙那一定是她的 @苍火坠 !



     季山青生气了。


     林三酒出差后某天晚上,清久留在半夜十二点摸到他床头,散着酒气对他说要让他体会成年人的生活。季山青抱着抱枕满怀期待的看着他取出了一张封面为情深深雨濛濛的DVD,五秒钟后,贞子摇头摆尾的出现在电视里。


     更可气的是,他抓着清久留的胳膊尖叫的时候,这人已经睡成一滩烂泥。季山青不敢站起来关掉电视,也不敢直视屏幕,只能把头扎在沙发里,伴着bgm的节奏颤抖。


     第二天,季山青失眠了。


     他数了数日子,睁着眼睛盯天花板,暗自下了决心。


     好不容易熬到了早上,他一骨碌爬起来,去给林三酒买了个拳套。


     随后,他把清久留这段时间喝过的所有酒瓶收集起来,看似随意实则不然的把它们全部放在林三酒最钟爱的沙发上下,看似无心实则不然的洒了点残酒在沙发罩上。


     再次,他用新买的酒诱惑神智不清的清久留坐在了沙发上,在他的手里塞了半瓶酒。酒鬼依照惯性抬起来就往嘴里倒,根本没注意到身下是平日里不能踏足的禁地。


     最后,季山青手捧拳套,面带微笑的听见门口传来转钥匙的声音。


     “礼包,你这酒不好,还是林三酒酒柜里第二排左数第三个比较好,能帮我倒一杯吗?别倒太多会被发现。”


     “清久留,你先想想怎么死比较好吧——!”


     脑后传来了清晰的风声。


END.



解释一下潜在上墙理由:字数太少。字数要求是1k左右,驴驴腆着脸交了400字上来。驴的脸皮,果然不是一般的厚!


但是感谢驴驴,完成了白鹿同志心心念念的后续沙雕梦想。


再次重复一句,清老师逃不出被揍的命运了。




那么令人激动的最后一棒!来自本群时常沉默不语但是交棒迅速的 @文昌绘 !



太……太血腥了!


终于到最后,礼包的黑,与三酒的暴力,与清老师的惨,都达到了颠覆!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本次活动中,大家交棒的速度都远远超过了主持人的设想!本以为要在第二弹结束之后两周才能发的第三弹,竟然隔天就完成了!餐厅成员们的效率都好高!果然当死线压力只集中于一个人的时候,就连前面活动总是咕咕咕的选手,都加快了脚步呢。


本次活动的背景设定经历了一系列的:黑道——博物馆——商店副本——exodus日常,人物也从一开始的6+1(只被提到但没出场的人偶师)成功缩减为荤食天地一家三口常驻人员。


那么——本次击鼓传同人副本到此结束,感谢您的收看。


嗯?第一棒的完整版?


嗯?刻刻的上色版?


不存在的,都咕咕咕了。




最后还是餐厅的广告:欢迎加入沙雕动物园园内餐厅,群聊号码:837124355。“末日乐园”tag下有产出的朋友都可以备注lof账号申请入群!

评论(3)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