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火坠

破道之三十三!

点梗还债(云酒肉(沙雕))

 @白璐为霜 点的云酒肉!

说实在的我真的有点不敢圈……

这是一篇云吃酒肉的故事,天雷滚滚,事先预警

故事背景见《贫僧唐三酒》

 

 

 

林三酒和白龙苗走在浓密的森林深处。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周围的雾气越来越多,一团团地遮蔽了前方的道路。虬曲的枝干张牙舞爪,深绿树丛密不透风,伴随着前方传来的呼救声,越发显得阴森可怖。

林三酒凝神细听了一会,往某个方向寻过去,果然看见一个少女跌坐在地上呜呜哭泣。她叹了口气,自己虽然没有火眼金睛,但这深山老林的,这少女不是妖怪还能是什么?

果不其然,那女子抬起一张姣好的面容,凄凄切切地说:“长老,小女子是这山上猎户之女,自从父亲去后,独自一人深感寂寞。能否请长老割爱相让这只小猫?也好与我做个伴。”

林三酒一个头两个大。胡苗苗的受人尊敬体质居然变成了人见人爱,一个两个地都要来抢它,自己这块唐僧肉反倒是无人问津。她转眼一看,那少女的手已经情不自禁地抚上了小猫的毛,眼里也露出奇异的光芒,林三酒一个激灵,抢上去一刀划开了少女的咽喉。

少女的身体软软的滑倒在地上,这次换白龙苗眼中发光了。它一个箭步扑上去,嗅了嗅尸体的脸。

“一股木头味。”小猫皱了皱鼻子,大失所望。

林三酒倒是没怎么放在心上,“没准是树精吧,这儿怎么可能有真血真肉给你研究。”

白龙苗忽然生气了。它愤怒地挥着肉掌说,“你当初说跟着你就有无尽的小鱼干,现在不说没有鱼干,连尸干也没了!我不要你了,我自己去找。”说完,它三两下窜进了树丛。

林三酒欸了一声,十分的摸不着头脑。她有心要去寻猫,但面前的浓雾又开始聚拢,只能硬着头皮往下走。

走了一段路之后,林三酒看见了一个巨大的山洞,洞外的乱石堆顶上,有个人翘着腿四平八稳地坐在那里,好像自己屁股底下不是硌得慌的砖块,愣是造出了一副君临天下的气势,他的目光阴沉沉的堆在林三酒的头顶,像是要把她瞪进地里。

林三酒眨了眨眼,不知该目不斜视地走过去,还是该目不斜视地转身就走,她犹豫的时间太长,长到那个人都忍不住换了条腿架着,才开口说:“没想到是你啊……人,人偶师?”

“哼。”人偶师从岩石堆上跳下来,露出了讥讽的笑容,“怎么样,唐僧?我费尽心机地把你的帮手引开,终于让我抓到你了。”

感情之前那个娇滴滴的小姑娘也是你么!林三酒内心如万马奔腾,面上却不得不挤出一丝笑容:“那个,我真有急事,我们俩都这么深的交情了,让我走吧?”

“谁跟你有交情。”人偶师又是一笑,手中一张一合,无数条傀儡线把林三酒从头到尾包了个严实。

林三酒昏迷过去最后一个念头:人偶师到底是白骨精还是蜘蛛精?



林三酒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绑着吊在洞顶。

人偶师手里拿着一卷书,抬头看了一眼林三酒,面无表情地说:“醒了?来挑一个喜欢的做法。”

什么做法?为什么要我喜欢的?

人偶师没等她问出口,就径直看着书读了下去:“一、炖。收拾干净,斩成块;锅中放入适量清水,大火烧开至变色后捞出。山药去皮洗净切成滚刀切后泡入水中;胡萝卜洗净去皮也切成滚刀块;西兰花扳成小朵,洗净沥干待用;胡椒用擀面杖或刀柄敲碎成粗粒。下入山药、胡萝卜、姜片、胡椒,中火将其烧开,盖上锅盖,小火煲约1.5个小时。下入蛋饺,煮约8分钟;西兰花放入沸水中焯烫约10秒后捞出沥干,放入汤中,开盖煮约半分钟,下入葱结与适量的盐后,即可出锅。”

“哦这个不错,多喝汤还能保持身体健康,只是我不太爱吃西兰花。”

“行,那就不放。”

林三酒打了个寒噤,心中的疑惑愈发浓厚。

“二、烤。 放柠檬汁1.5汤匙、蜜糖1.5汤匙和生抽1.5汤匙放在小碗里作为刷皮汁,搅拌均匀;用盐0.5茶匙和五香粉1茶匙混合后用手抹一遍内腔,涂一层刷皮汁在表皮,自然干,干后再刷,再干再刷,刷三至四次;烤熟后,拿姜1块去皮拍扁剁碎,把葱1棵剁碎,放入碗里,倒入热油约3汤匙,加麻油1茶匙和精盐1茶匙,搅拌均匀即可做蘸料。”

“妈耶,这个听起来就很好吃啊……”

人偶师意味不明的笑了笑。

“三、叫化。去毛,去内脏、洗净。加酱油、黄酒、盐,腌制1小时取出,将丁香、八角碾成细末,加入玉果末和匀,擦于表皮; 将锅放在大火上,内加入猪油烧至五成热,放入葱花、姜爆香,然后将辅料中的鸡丁、瘦猪肉、虾仁、熟火腿丁、香菇丁分别到入锅中炒熟,出锅后,放凉备用;两腋各放一颗丁香夹住,再用猪网油紧包,用荷叶包一层,再用玻璃纸包上一层,外面再包一层荷叶,然后用细麻绳扎牢; 将酒坛泥碾成粉末,加清水调和,平摊在湿布上,再将捆好的鸡放在泥的中间,将湿布四角拎起将鸡紧包,使泥紧紧粘牢,再去掉湿布,用包装纸包裹;烤好之后,敲掉泥,解去绳子,揭去荷叶、玻璃纸,淋上香油即可。 另可备香油、葱白、甜面酱供蘸食。此菜皮色金黄橙亮,肉质鲜嫩酥软,香味浓郁,原汁原味,营养丰富,风味独特。”

“说真的,我有点饿了。”林三酒正色说。

“我也是。”人偶师的眼神在她身上扫来扫去,像打量一块死猪肉。

林三酒忽然反应过来:“我靠,你要吃我的肉?!”

“不然呢?我刚才读了这么多母鸡的做法,你才反应过来吗?”人偶师眯了眯眼,“要不一半炖汤一半红烧吧。”

“住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评论(23)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