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火坠

破道之三十三!

远行客(3)

倦怠,想弃坑......


叫季山青出去盯着萝卜,林三酒快速的收拾好了自己,却没找着清久留,刚要开口问一声,便看见清久留从门外猫着腰进来,偷偷把怀里的布包塞给她。

林三酒疑惑的扫了他一眼,掀开布一看,竟然是灶台上放的菜团子。小镇人爱吃糯米,又是草长莺飞的时节,野菜正是肥嫩,家家户户都会做几个团子自家吃。林三酒不会做,但他们三个都好这一口,每年都不得不大费周章的跑下山买几个解馋。

清久留嘴里鼓鼓囊囊的,林三酒一看就知道他嘴里还有一个,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我们都这么麻烦人家了,你还要捎上点菜团子?”

清久留费劲的把黏在上颚的糯米刮下来,递了一个团子给林三酒,“别管了,你就吃吧。这一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见到这东西,吃过了就别想了。”

林三酒一怔。昨天变故实在太多,她都没能静下来想想这些事情。因为害怕遭到人偶师的追杀,她带着弟弟离开了生活了十几年的地方,后路已断,前路未卜,饶是她一身武艺,技高人胆大,也免不了恋旧与对未知的恐惧。

她一把夺过团子,用牙狠狠的碾磨着,柔软劲道的糯米皮硬是被她嚼出了“咔嘣咔嘣”的声音。

清久留被她搅得头皮发麻,硬着头皮站起来往屋外溜。

“等一下,”坐着的女人忽然拉住他的衣袖,“去给阿青一个。”

“好嘞!”清久留继续往外走,忽然回头说,“你要多愁善感随便你,不过得快点,萝卜一会就回来了。”

林三酒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不过他说的没错。她深吸了一口气,这是她无忧生活的最后一口气息。

 

一刻钟后,三个人从墙根处偷偷摸摸的溜出了镇子。

“姐,萝卜要是看见你塞在被窝里的两枚铜板,肯定会气晕过去。”季山青脸上藏也藏不住的坏笑。

“那有什么办法。他不愿意拿就不拿,反正我们已经尽了礼数了。”

他们继续向着县城飞奔过去。

浓雾渐渐的散开了,阳光从云间漏下来。

人偶师的追杀令杳无音讯,镇子上某个菜贩子发出了令人心折落泪的嚎叫。

宿命的车轮裹着沙尘滚滚而来,但他们还一无所知。

 

“这个不是,那个也不是。”一个年轻的仆役候在城门旁,一双眼睛咕噜噜的转着扫着。显然他已经干的极不耐烦了,地上被他扭来扭去的脚旋出了一个土坑。“怎么还没来啊!”

他想了想少爷让他找的那个人,女人?三个人一起?还是东边山里赶路过来的?

这样的人根本就不可能是他们府里说的“贵人”啊!哪有这样请一个乡下人的道理!难不成阖府上下就指着这么个乡下人救命?那小厮愤愤的想着。但想到这话的源头,又蔫了。

“应该不会错。那可是‘神卦’先生啊!”

这小县城里有一绝。向阳路上有一个小破摊,摊上有一个打瞌睡的算命先生,算命先生只算他肯算的,大到天下之势,小到苍蝇搓手,只要他有兴趣,他就排卦,没兴趣就睡觉。

可怕之处在于,他从来没失过手。不管是张婶的鸭被隔壁的李二狗偷了的事,还是“人魔”任楠死在朝廷手中的事,他都算得一清二楚。一年前他带着妹妹到城里安家,渐渐声名鹊起,小城的人们崇敬的给他安了个名头---“神卦”。

“这话倒也没错……”楼野蒙着大斗篷倒在摊子上咕哝。

“就算离了江湖,这手‘天离’之术也够吃饭啦……”

不过,好日子就要到头了。他心里暗暗警醒,但瞥了一眼旁边看话本看得抿嘴直笑的小妹妹,终究还是没说出口。


“喂,我说你这人是怎么回事?”林三酒皱着眉头挥开了拽着她衣袖的手。“就算有什么急事,也不必在大街上跟一个姑娘拉拉扯扯吧?”

他们一路疾驰,终于在卯时末赶到了县城。正打算进城吃碗面,找家便宜些的客栈住下,谁料想在城门口便被这个小厮拦下,硬要他们跟着他去见他们老爷。

“抱歉啊姑娘。”那小厮终于回神,傻笑着挠挠头,“我太激动了。”他心下嘀咕,自己平时也颇有分寸,不会随便做什么逾矩的举动,可对面前这位,脑子里却完全没有把她当姑娘看的想法。

他兀自疑惑着,林三酒却猛然警觉起来,她背后的手暗暗握上了刀柄,面上不动声色的问,“你家老爷?找我有何事?”

“嗨,这事是说来话长啊,我其实也就知道个大概……”

“我与你家老爷素昧平生,能有什么事?你若是无缘无故的寻人开心,别怪我对你不客气。”林三酒打断他的话。她已经有几分肯定这人是被人偶师胁迫,抑或原本就是他的手下。她昨日才从山上奔逃,今日刚入县城就被拦下,天底下哪有这么巧的事情?

纵使小厮不通武学,他也察觉到面前的人气势一变,蛰伏的猛兽忽然苏醒,下一秒便能咬掉他的喉咙。

“等等,等一下!我真没蒙你啊女侠!”小厮腿一软差点没当场跪下。他磕磕巴巴的将整件事囫囵说了个大概,殷切的看着林三酒。

林三酒叹了口气,大致推翻了自己的猜测。毕竟照人偶师的性格,不必编出这么一大堆有情

节有逻辑的故事来诳她。她无奈道:“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你们老爷怎地如此愚昧,随便相信一个算命的,再说了,我一个弱质女子,怎么可能是你们府的贵人……”

“神卦先生推出来的卦怎么可能有错!再说您也不是弱质女子……”少年的面色一肃,倏的又垮了下去。他可怜兮兮的盯着林三酒说,“我求您了,您就跟我走一趟吧!就算您真不是老爷要找的人,他也会过意不去,好好补偿您的!”

许久未开口的清久留忽然抢上来:“你把我们当什么了?呼之即来挥之即去?你们……”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年轻的仆役汗如雨下。

“最少也得备一桌好酒好菜和两间上房啊!其他的我们之后再说,怎么样?”

那小厮目瞪口呆,忽然反应过来:“得嘞!您说啥是啥!来走这边!您还有什么吩咐!”

“还要两坛七十年的女儿红……”

林三酒恨不得暴起揍死这丢人玩意儿。



评论(5)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