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火坠

破道之三十三!

贫僧唐三酒(2)

#看我在ddl的边界表演一个反复横跳

最近真的是吃粮吃到撑,这就是天堂吧......

 

 

林三酒怔怔的眨了好几下眼,确定自己是看到了兔子。不说别的,这身宛若穿越似的哥特式装扮,她也只在兔子身上看见过。

“你看个毛线?!”兔子忽然蹦跶起来,冲她呲牙咧嘴。

差点忘了,我这是在西游记呢。林三酒一拍脑袋。不过这个世界的兔子也是如此暴躁活泼,她甚是欣慰。

“请恕贫僧失礼,殿下膝上的兔子实在太可爱了。”林三酒装模作样地合掌。

王后笑着摸了摸兔子的脑袋,换来一长串骂骂咧咧,“让贵客见笑了。”

这王后倒是没见过呢。林三酒偷眼觑了一下坐在旁边一言不发的国王,顿时有一种窒息的感觉。

海、海天青……说实话,这一身的珠光宝气真的不适合他……她从来没见过这么壮实的国王……

“我才不是那种普通的兔子!要叫我王子殿下,懂么乡巴佬!”兔子蹦跶到她跟前,从鼻孔里喷出两股气。“咦,这是什么……”

“这是贫僧的同伴,白、白龙苗。”林三酒磕绊了一下,把小猫从肩膀上揪下来放在地上。

王子愣愣地盯着白龙苗,不知是不是林三酒的错觉,她感觉它的眼神发着光。

兔子忽然回身跑回皇后腿上,大声说,“母后,我要娶这只猫!”

林三酒:???

白龙苗:???

一人一猫懵逼地看着王子挥洒它的文采:“第一眼看到她,我就觉得整个世界都黑暗了,只有她发着光,母后,你懂吗?她就是我的光明啊!”

“我自然懂。”王后一脸温柔而不胜娇羞地朝海天青瞥了一眼,可惜海天青岿然不动。“我家宝贝终于开窍了,母后自然要替你办妥。高僧,可否割爱?我天竺必有重谢!”

林三酒感觉头顶天雷滚滚。感情是唐僧娶不了公主,就得让白龙马嫁给王子?剧情替换的如此严谨又扯淡,让她一时想破戒骂人。

既然是这么严谨的剧情,那么真假王子的桥段也一定会出现。也就是说……林三酒的眼神在王子身上凝了凝——这是假的?

如果一定要走完剧情的话,只能牺牲一下了!

王后见她久久不语,便有些着急地向国王使了好几个眼色,可惜如泥牛入海。她只能轻咳一声,开口劝说,“高僧放心,我们不会亏待小猫的……”

“好啊,拿去吧,我没意见。”林三酒干脆利落地说,“为了它的幸福,我甘愿忍受孤独。”

白龙苗瞬间怒了,它一个猛扑嘶咬起林三酒的裤腿,“我们的友谊呢!你就这样把我卖了!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取完经后,我会来看你的。”林三酒毫无良心的说。

 

好不容易摆脱了小猫泪眼朦胧的控诉,林三酒甩甩袖子,把它交给了王后,临走时总算良心发现地悄悄传音了一句话:“我会回来救你的!别挠人家王后头发了!”

她脚步轻快地走出了皇宫,期间又遭到了一大帮兔子的骚扰,中间不乏“我们王子帅吧!”“好想嫁给他可是被拒绝了”等等言论,吵得林三酒脑子里全是浆糊。

接下来,该去找那个真王子了。林三酒敲敲额头,脚下转了个方向,往城外走去。

凭着直觉,她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地找到了王子栖身的小庙。林三酒本来想翻墙进去找兔子,但是转念一想,唐僧进寺庙居然还要翻墙么!她干脆地推开门大摇大摆进去了。

庙里很冷清,香火气也不浓厚,只有一个年轻的僧人在低头洒扫佛堂。听到林三酒的脚步声,他抬起头望了她一眼,见是佛门中人,脸上带点笑,冲她遥遥一礼。

看见这张胡常在的脸,林三酒已经麻木了。她甚至还有心力做戏做全套,从胡常在手里接过香,恭敬地礼佛之后,她才开口解释自己的来意:“小师傅,最近寺里有发生什么事吗?”

胡常在微微睁大了眼,双手合十道:“出家人不打诳语。如长老所说,寺里是出了点事……莫非您是来帮小僧解决此事的?”

“正是正是。”林三酒从来没见过这样画风的胡常在,肚子里哈哈大笑,脸绷得都快抽筋了。

“请随我来。”

 

兔子翘着二郎腿,嘴里叼了一根胡萝卜,躺在草窝里哼小曲。

进门的两个人交换了一个眼神,胡常在表情沉重的说:“长老,这就是本国的王子殿下,不知为何到了本寺。而且奇怪的是,宫里似乎还有一位王子。”

“此事我已知晓。”林三酒说,“我刚从宫中出来,见到了一只一模一样的兔子。不过小师傅,你是怎么知道这位是真的王子呢?”

“嗨,我这人有个麻烦的地方。”胡常在羞涩的挠了挠头,“我能一眼看出别人是不是在说谎。”

嗯……嗯???你的进化能力还能多世界通用???这才是“出家人不打诳语”的正确用法吗?

“所以我一听就知道这只是真的了。”

兔子懒洋洋的说:“我是王子。”

“真话。”胡常在眉毛都没动一下。

你们俩这种儿戏一样的判定方式,一般人还真理解不了……

 

评论(7)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