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火坠

破道之三十三!

点梗还债(租房客)

实习划水到困死……

忘记 @da舒 了......我是真的困die

 

 

“谁大清早的来敲门!”

波西米亚哈欠聊天,在被子团里使劲扑腾几下,费劲地捋了一把炸起的金毛,行尸走肉般拖着脚去开门。

“波西米亚,该交房租了。”

门口,林三酒抱着文件夹冲她亲切的微笑。

波西米亚怔怔地看了她一眼,啪的一下关上了门。她游魂似的飘回床上,闭着眼睛喃喃。

“做噩梦了……”

 

林三酒锲而不舍地砸了十分钟的门,终于成功从床上撕下了波西米亚。

“你这么早叫你妈起床干什么!”波西米亚盘腿坐在床上,垂着头向她比了个中指。

林三酒把写着11:00的手表怼到她眼皮子底下:“快起来,我有事情要说。其他人都在餐厅了。”

她们俩一前一后的下了楼。波西米亚看见桌子旁边坐着好几个人,她跟他们作息不同,平时也不怎么说话,不过她半夜起来翻林三酒零食的时候经常撞见那个胡子拉碴的男人偷倒林三酒的红酒,两人在无形中滋生了无言的默契。

波西米亚走过去寻了个空座,林三酒把两片烤好的吐司推到她面前。

“我叫大家来是有一件事情要说。”林三酒严肃地说,“坐在这里的,都是欠了我整整三个月房租的朋友。”

一干人齐齐一震,不由自主地把椅子往外挪了挪,更有甚者悄悄地反手搭上椅背,随时准备逃跑。

“三天内付清。”

“or get out.”

“我说到做到。”

林三酒呲出了炫白笑容。

 

林三酒走了之后,餐厅陷入了长久的静默。每个人的脸色都青白交加,与桌上的绿叶百合遥相呼应。

“这样不行。”终于有个人开腔了,“我这个月的钱还没赚多少呢!”

波西米亚打量了一下那个人,是一个满身刺青的青年,面颊上的狼头因为他悲凉的表情硬生生扭曲成了哈士奇。

“兄弟,干啥的呀?混社会的?”他邻座的东北大汉拍了拍他的椅背。

“我不是,我没有,你可别瞎说!”青年一脸惊恐,“我是个根红苗正的机械师!平时就喜欢抓抓娃娃,从来不干违法的事儿!”

餐厅又一次陷入了静默之中。

“这样真的不行。”终于有一位勇士打破了死寂,“我们为什么会拖三个月?还不是因为钱都花光了!林三酒忽然让我们交房租未免也太强人所难了!”

这话要怎么接?!

“咳,那个,我们还是来讨论一下怎么办吧?”有个清秀的青年扣扣桌板,“住在这儿这么久还一直不认识大家,我叫木辛,是个游泳教练。”

一圈自我介绍下来,波西米亚才知道那个酒鬼叫清久留,是个演员,刺青小哥叫余渊。这个名字让她咕嘟咽了一口口水,连忙抓过烤吐司拼命咀嚼。

清久留半个身子倒在桌上,抓了抓胡子开口:“我觉得这个问题还挺容易的呀,毕竟我之前都是这么过来的。”

“林三酒这个人最大的特点是什么?”

“心软婆妈!”波西米亚抢答。

“bingo.”清久留直起身打了个响指。“只要我们跪下来哭着抱她的大腿,她就不会忍心把我们赶出去的。”

“……”

“……这样也太……”

清久留瞪起眼来:“你们还在坚持那可笑的自尊吗!看清现实吧!不这么干连天桥底下都没得睡了!难道你们还能忽然发财?”

“这段时间就是要讨好她!”

他掷地有声的扔出这句话。

餐厅里的人面面相觑。

 

林三酒早上起来的时候就觉得不太对劲,右眼皮一直在欢快的蹦跶,洗脸的时候头昏脑涨地把牙膏当成了洗面奶,享受了一把透心凉心飞扬。

她摁着眼皮打开房门,惊悚地看见面前堆着山一样的娃娃。从小猪佩奇到旅行青蛙,从史努比到史迪仔,种类丰富,应有尽有。

林三酒怀疑自己是没睡醒,可是脸上还残留着牙膏热辣辣的感觉。就在她走过去想仔细观察的时候,娃娃山开始颤抖、歪斜、轰然垮塌,从里面钻出一个寸头来。

 “surprise!”

余渊说。

 “你挡着路了,记得挪开点。”

林三酒说。

 “诶诶诶等一下!”余渊一把握住她的双手。

“这是我掏空了全城一半的娃娃机掏出来的娃娃!你不是一直说自己从来抓不到吗?我抓来送给你!”

“你怕不是抢了人家员工的娃娃机钥匙?”

“没有!怎么可能!”

 “这怎么看都不是一个正常人能抓出来的量吧。你收拾一下……”林三酒看着余渊的眼睛还是没忍心拒绝,“……放在储藏室里吧。”

“嘿嘿嘿好。”余渊顶着一脸快乐幸福蹲下去开始收拾。

 

林三酒疑惑的走下楼梯,发觉餐桌上已经摆了早餐,香气四溢。

“今天是什么好日子呀?”她惊讶的笑了,抓起一根油条就啃。

从厨房里娉娉婷婷地走出一个穿着女仆装的小个子,左手端着个蛋饼,右手拿着番茄酱。她把蛋饼放在桌上,冲林三酒甜甜笑:“主人,您想要画个什么图案呢?”

林三酒手里的油条掉了。

“你是谁啊!谁这么变态把你叫来的!”

“是我啦。”小个子摆弄了一下卷发,“仔细看看?”

林三酒从那张脸上看出了熟悉的影子。

“是卢泽啊。”

她安静了一瞬。

“你整天不学好,学着穿女装?你可真是长进了啊!玛瑟呢?!”

玛瑟穿着同款式的女仆装从厨房探出头来:“叫我?”

……

“卢泽还是个高中生,你就这么教育他的?”

“什么,我没教育他啊!”玛瑟大呼冤枉,“这些衣服和化妆品都是卢泽自己买的,还贵得要命把钱都花光了……”她越说越小声。

“诶嘿嘿嘿嘿,小酒,你不觉得这样吃早饭很快乐吗,就跟女仆咖啡厅一样!”卢泽摸着头傻笑。

我看是扶她咖啡厅。林三酒腹诽。

接下来的时间里,林三酒遭遇了很多她之前从来没有预料到的事情,比如看电视的时候,波西米亚忽然把自己手里的冰淇凌桶塞进林三酒手里,不管自己在吃什么零食都勉勉强强地掰下半块送给她,连口香糖她都能掰成两块。林三酒拿不可思议的眼神看她,内里隐隐藏着吾儿长大了的欣慰,果然惹得波西米亚开始烦躁,可这次她居然没抄起抱枕揍林三酒,让林三酒十分不解。再比如午饭是薛衾做的,衣服是刺图洗的,连龙二路过她身旁,都送了她一个微笑。

……虽然这个微笑似乎抽干了他所有的体力。

吃晚饭的时候,盯着桌上的满汉全席,林三酒终于忍不住了。

她知道这些人今天费尽心力的讨好她是为了什么。其实住了这么长时间,她早就把他们当成是自己的朋友了。朋友有难,不就得两肋插刀么!提供住的地方怎么了!

“我说你们真的一点钱都没有?分期付款我也可以考虑一下。”

“真的。”一桌子人齐刷刷点头。

“唉……那算了。”林三酒把头栽到碗里,模糊不清地嘟囔,“那就下个月吧……”

 

 

小剧场一:

没下来吃晚饭的木辛坐在房间里,终于下定了决心。

他不懂为什么大家都能轻易地拉下脸,反正他是不行!他的尊严怎么能随便的被别人践踏!他就算冻死在天桥下,也不会去讨好林三酒的!

木辛收拾了一下东西,准备从公寓里搬走。

他打开大门,门外站着一个人,正举起手来做敲门状。见门忽然开了,那个人似乎被吓了一跳,随即露出了抱歉而礼貌的微笑。一头长发披在肩上,优雅又清俊。

木辛觉得他的心被射中了。

他小心翼翼地开口:“你是……”

“礼包!快进来!给你留了一杯四季玛奇朵。”林三酒趿拉着拖鞋从楼上下来,一眼看见杵在门口的木辛。

“木辛你站在大门口干嘛?”

“我,我吹个风!”木辛口不择言,只顾着把旅行包藏在身后。“这是?”

“啊,这是季山青,你叫他礼包也行。”林三酒说。季山青也向他微笑:“你好。”

他们两个进了客厅,木辛默默地转身,把门关上了。

不追到季山青小姐,我是不会搬走的!

真香。他暗暗想。

 

小剧场二:

清久留的经验之谈:

第一步:洗澡,刮胡子,换衣服

第二步:找到林三酒

第三步:扑上去抱住她的大腿

第四步:哭(最重要)声泪俱下,描述自己生活的不易,最好流露出厌世情绪

第五步:别让她挣脱,一旦被挣脱,将会面临被踹到走廊对面的下场

注意:

  1. 她答应之后不能一秒收工,不然也会被揍死。

  2. 不能次次见效,该给的房租还是得给一小部分。

  3. 不能让她发现你还偷过她的酒。

 

TBC

 

评论(30)

热度(92)